• 2014-05-14

    近来 - [当下]

    2013年底12月27日,从深圳搬回广州,一车的行李收拾了几天。住进了新家。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,属于老公与我的两人生活空间。回来广州生活,重约大学同学,高中好朋友,称心满意。周遭熟悉,街道、树木、地铁站,都是知道的,能脑里自然呈现相应的图象。没有陌生感的安心。

    新年过后,重新上班,重操旧业。一个埋怨千回的行业,多少人走了回来了又走了。做了咨询,整天忙着转,还被家长威胁要毁约。操心了也并不意味能被理解,世人太多面,奈何奈何。我修我心,我心迟不能静,懂得止才能安才能行,修行还远着呢。

    五月中,雨一周晴几天的时间,蓝天白云是奢侈的安慰剂。温度爬升,仍穿两件长衣,结果还是中招,感冒咳嗽,头晕着痛。不曾记得感冒会头痛,只是全身无力。敲响警钟,注意休息。被压榨也要懂得偷懒。

    日来,感觉手脚不灵活,动手能力差。要多点动手吧,剪枝,淋花,无曾入心的事,今儿要主动做。因为做着,才觉得是在生活。一直没懂得怎么生活,家大厅的墙壁还是白刷刷的一片,干净却觉得缺点啥。

    看人家的访谈,生活AB两面,工作同时做真实的自己,生活特美好。什么时候自己也一样用心经营自己的生活?莫懒莫懒,等且过了日子。

     

  • 2013-12-03

    我不知道 - [当下]

    我不知道“思想有深度”对于一个10岁的女孩来讲,是好的还是不好的词。作为小孩,有必要思想有深度吗?即使是现在年近三十的我,也没资格说自己思想有深度。作为家长,想孩子读名校,进哈佛,读本科研究生,甚至博士。我为孩子喊苦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每当看到小孩子(初中生,高中生)为挤进美国名校花很大功夫学英语或者孩子自小往国际学校里放,中文学不好,汉字写不好,英语却溜得很,我觉得他们很可怜。中国人,本应该在中文上有所修养吧。这不是本末倒置吗?中国难生,我们却没有好好抓住语言优势去博览中国的经典。可惜可叹。孰不知中国的典籍才是力量所在,美丽所在,魅力所在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13-11-19

    慢下来 - [当下]

    “哎呀!”鬼使神差地,穿鞋子竟然弄痛了脚趾,我是有多焦急啊。慢慢按摸了脚,我重新穿上鞋子,慢慢走去上班。我应该慢下来,心里想到。

     

    生活像一场战,这里磨蹭那边磨蹭,停不下来,一天下来,像紧崩的机器,身体是紧张的。我永远赶着做下一件事,因此都是冲着去做某事,节奏特强。今天早上一脚痛,我便慢下来,好好想想,为什么自己整天跑来跑去操劳这操劳那。不可以慢慢一点一点地做事情吗?为什么要选择一种这么快节奏的生活?晚上躺在床上时累不可说的,身体停下来后阵阵酸累。

     

    生活在深圳这个城市,人们更像不能停歇的机器,高强度运转。人们加班,坐一两小时的车往返家里公司,人们说话像放机关枪,张开嘴就停不下来,听得耳朵难受。反正觉得这样活着不养生。我要偷懒搞搞自己的闲事,尽量慢慢去走,去做事情。

  • 九月份的旅行远去已久,有时候那澄清天空、高远天地,会在我冲入地铁口前一刹闪入脑海。才记得,原来我见过如此风景,城市之外。   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-----题记

    蜜月行

     

    以前看电视剧知道有种旅行叫做蜜月行,它悄然地走到自己身边。同理,当试穿着婚纱出现在新郞的眼前时,转身对着他笑,就像肥皂剧的剧情。而远处的新郎哥脸上的神情很是相当的平静。婚礼并没有想象中的辛苦劳累,只是我的情绪越到后面越想快点弄完,看大家散场回家。婚礼后第四天,我们两人便开始九天的云南行。

    九月八号,云南旺季游的前夕,淡得刚刚好,没有簇拥的游人。第一天都是行,从飞机到汽车大巴到公交车,晚上七点左右到达大理古城。拉着行李箱在古城的石路上走,城门附近几乎没有多少人,灯火昏暗,让我一度错以为来错了:大理古城这么少人么?问了几拨人,走了很久,灯火才亮起来稍有了人气。夜里看不清大理,只是赶紧找地方吃饭,再找旅舍住下。吃了白族的首顿饭菜,两个广东人都不敢恭维,实在难吃,米饭更是又硬又冷,后来第二顿米饭还是冷的,我曾怀疑这里的人都爱吃冷的米饭?赶紧吃完饭,我们出发找旅舍,边问路边走,沿途看了几家住舍,终于找到一个叫“四季客栈”,便住下来。客栈中空,能看到天空,有几颗星星,还以为偏远地方的天空星星会很多。

    大理城之客栈记

    为什么来大理古城?是澜多次的描绘,住在客栈,得闲看半生浮世,推窗面海,日子忒爽。是很多年前读过某老师的云南游记,苍山洱海,乘马车悠悠荡在乡间泥路。

    此次行便杀来古城,发现的是一座清亮的小城,轻淡于丽江古城。旅行城,该有的步行街,民族色彩的商品,酒吧,吉他晚唱,还有白族人的学校,看学生穿的校服,算是我见过的中国境内帅气的校服了,黑色的,斯文,有点像日本的男装校服。最让人满意的还是当地的水果,梨子小巧圆圆,粉红粉黄的皮嬾得可爱,味道清爽,苹果个儿小,青的红的外皮,清脆得很。一下子买了一袋,路上吃了几天。

    最后一天我们转了城里的客栈,找到澜推荐的“猫儿果果”,小资调儿,有照片,棋盘等元素,也找到猫儿果果老板推荐的“微笑”,上下两层的小客栈,只有四个房间,其中一个是套间,有厨房自己烹调。建筑原始,竹木结构。有竹丛下坐凳,几个打扮漂亮(穿着自然,衣服大大松松的风格)的女人在聊天。午后阳光聊天,绝对的放松。再走了靠近城门的青年旅舍,一条街走去都是,价钱百元左右,满满的青年旅舍的味道,小资且实用。

    洱海-单车行

    苍山洱海,选择了单车骑行洱海边。绕一周需要两天时间,我们便选择从古城出发,骑至喜洲便同日内返程。出发前,租车的老板说自己常骑车一天绕洱海一周来回,速度惊人。我跟老公两人各租一个单车,背包放在车前篮子里,戴顶帽子,背上披一件外衣,为脖子遮阳。开始找不到入洱海的路,骑了很久依然是外边的马路。问了一位开着前摩托后卡车模样的老农民,车上装满草还是秆,他的话带有浓厚的乡音以至我总抓不准他说什么,知道跟着他走就行了。于是我们跟着他的车窜进了一条乡间泥路,两边是宽阔的田地,日光明媚,车子很响,时不时跟老农民搭话,有一搭没一搭的,感觉有点像宫骑峻里的故事世界。过了乡间泥路便到村里的楼房区,我们依然跟着走,还时不时怀疑有没有走错。穿过很长的巷子,跟老人道了谢,便穿出了村,眼前开阔起来,远处一片大水湖,天飘着团团大云,湖水不是彻底的蓝,映着蓝天白云,湖天成了一色。我们到了洱海边了,旁边还时不时骑过一队人,装备却相当的正式,把我们俩完败地比下去了,我们是最随意简单级别零装备了。嘻哈合照了几张,我们便开始累爆一天的骑程。说实在的,洱海稍有点出乎我的想象,好感率下降一点。无论如何,洱海还是很安静、广阔。听说双廊那边的洱海更为漂亮,可惜我们在喜洲便返回了。沿洱海边骑车,一条车道大小的路,右边是洱海,左边是农田地。我们一直骑,过了一条又一条的村庄。遇到蹲在水边作画的老头,看到捞鱼仔的渔民,晒了满地的玉米粒,堆了一大堆的红色黄色玉米棒,穿过白墙黑瓦的白族屋子巷,遇上白族人的节日,看到祈祷念经的老人家,身上纯蓝的布衣绣着鲜艳的花朵,还有荒芜的破庙,爬满蜘蛛丝,一只猫看了我一眼就跳窜走。转了弯一直延伸开去的是一条修好的马路,两边稻田绿绿黄黄,远处的山体,顶着蓝天白云朵,太平安静之象。加把劲骑开去,冲在风中,爽呆了。经过一热闹的路,应该是村儿的节日,像是赶集般,摆满小摊,吃的用的。我们下去看看瞄瞄就继续赶路,终点就在不远处。还是骑了很久,我们终于来到喜洲,这似乎是搬空了的村,我感觉没见到多少人。吃了大饼,再吃顿米饭,在旁边的严家大院溜达一圈,老公感叹在西南边这么偏的地方竟有如此富有的人家。回程曾有搭车回去的机会,我还是选择骑车回去,虽然很累,手背都晒伤了,我觉得完整一个来回嘛,有始有终。然而事实上,回程是另外一条路,是省道,离花花草草远着呢,还有时不时轰隆而过的大货车汽车,这份空气就不好受了。下午的太阳依然猛烈,汗流不止,体力十分不支,屁股痛,脚酸。我盯着远处的路牌,熬过一个路段又一个路段。太累了,真不知道是如何撑过来的。似乎有三十公里的路,我们终于骑到崇圣寺三塔前,意味着我们进入市区了,大理城就在附近。照片里的我们都是站不稳的,整个人歪的。我错了,累爆!

     

  • 2013-08-09

    我来了北京 - [在路上]

    活到这么年长,第一次来首都北京,那个电视里、日常讨论里都提及的城市。原谅我姗姗来迟。

    会承认坐在的士里看窗外的马路、楼宇、树木与蓝天时,心里生发种说不出的兴奋与满意。首都还不错啊,印象中的高楼也不会太多,可能眼所及的地方就那么个方圆。下了车,看见满大街飘絮,像下雪一样飘满空中的各个角落,当然飘雪花要漂亮多了,而这飞絮让我不好受。好感哗一下直插底线。五月中不该来此?时间选错了。接着的几天我都掩着口罩,呼吸明显不爽,某个早上走在路上还突地流鼻血,这什么空气!生发了never to be here的想法。连好空气都成个奢侈品时,哪里谈得生活质量。在京的最后一天,刮风日,卷起路上的沙子尘埃,扑面打来,虽然戴了口罩,风沙打来时进了眼睛,实在难受。

    除了天气空气,北京的其他还不错。走了国子监,安宁而神采的林园似乎隔绝了外界,分外地舒服。去了故宫,气派着有历史的味道。虽然皇家用的精致,住的讲究,但不见得肆无忌惮的辉煌,有时反而朴素得当。想起某些今时人把房子装得金碧辉煌,过分了就像五星级酒店,而不是家。逛了颐和园,走着走着才发现有几分南国的杭州西湖味,人工造迹在,却是很舒适的。最后一天独自走了长城的金山岭一段。原以为前一晚累得死去并已打算放弃第二天的长城游,谁知第二天还是起得很早,那就去赶车,反正最后开车的十分钟内我赶到了,也就上车去吧。也不强求走多长的长城路,下车后的五个小时自由时间,我原想着慢慢走一下就回头,谁知慢慢走,一步一个脚印,心平气和地,竟然快走到底了。还有半小时的路程就能到底,想着回程的时间迫在眼前,我只好返程,一个小时左右我就回到出发点,早知把全程走完还是可以的,总体上走得不算吃力。这一次的体会深刻在于身体其实很劳累,也没有作强求,只是把心态放到最轻松,一步一步走,就真的能走很远很轻松。长城游是意外的收获,金山岭说是长城秀险的路段,游人很少,走着走着,身边只时不时走过一两个人。多是结伴而行的,两人情侣,或是多人的家庭大人小孩,还有聘请导路人的。长城由大块大块的石头砌成,在山岭尖上耸立起来,远望像蜿蜒的龙,颇有感慨。修好的路段好走,走到后面,路越来越难走,石块都碎了,有时需要手攀爬往上走,倾斜度似乎有达60度,回头看时坡度很斜,却很雄伟。有些城垛断坦残壁,地上堆了大块的碎石。人倚坐在断柱上看,挺有感觉的。刹时想起“摩托车日记”切格瓦拉坐在马丘比丘黄昏时候的画面。有相似的历史苍凉感与安静。

    在回程的飞机上,旁边坐是一位教论语孟子的老教授,知道我在抄读论语后,他说要读出声来,论语第一章读完需要四分钟,一天可以读一百遍。读着意思就出来了,不要怕读不懂。要享受着去读。读书,是为了发掘悟力,这是大智慧来的。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。我从此要读出声音来。在京就医时的老中医,是学院派吧,一看就有书卷味,他的一句话很受用:做什么事情都要享受着去做。我想也是,如果强制的不高兴的,就不用勉强做,对身体也不好。心理身体结合,才有好的疗效。旅途上的两位老者算是我的点路灯,生活了大辈子的人更懂得生活吧,他们都提到相同的一点:凡事要享受着去做。